• <tr id='pfj37'><strong id='pfj37'></strong><small id='pfj37'></small><button id='pfj37'></button><li id='pfj37'><noscript id='pfj37'><big id='pfj37'></big><dt id='pfj37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pfj37'><table id='pfj37'><blockquote id='pfj37'><tbody id='pfj37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l><u id='pfj37'></u><kbd id='pfj37'><kbd id='pfj37'></kbd></kbd>
    <i id='pfj37'></i>
    <fieldset id='pfj37'></fieldset>
  • <span id='pfj37'></span>
          <acronym id='pfj37'><em id='pfj37'></em><td id='pfj37'><div id='pfj37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pfj37'><big id='pfj37'><big id='pfj37'></big><legend id='pfj37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<dl id='pfj37'></dl>

          <ins id='pfj37'></ins>

            <code id='pfj37'><strong id='pfj37'></strong></code>
            <i id='pfj37'><div id='pfj37'><ins id='pfj37'></ins></div></i>

          1. 《史學月刊》:牧群打造一流學術平臺 助力高水平大學建設

            • 时间:
            • 浏览:64

            編者按:我校第十次黨代會提出瞭“國傢一流、區域引領、中原風格”的遠大發展目標,在實現這一目標的過程中,學術平臺建設無疑發揮著舉足輕重的作用。一流學術平臺既是一流學科的實現路徑,又是建設一流學科的重要策略。因此,本報特推出“百年河大學術平臺”專欄。該專欄將聚焦我校的優質學術期刊、重點實驗室等學術平臺,總結其發展歷程,展示其學術特色,介紹其學術價值,探究其學術追求,以進一步提升其品牌價值,擴大其在張文宏辟謠國內國際的綜合影響力。本專欄文章將不定期推出,敬請垂註!

            在有著百餘年歷史的河南大學,有這樣一份學術刊物,一如它的母校,不事浮華、嚴謹樸實,卻又因它的厚重與成就,惹人註目,受人敬重。

            它是目前國內唯一的歷史學月刊,是內容含量最大的史學專業期刊;

            它在中國人民大學復印報刊資料的復印量排名中,多年名列歷史地理類刊物第一;

            它在國內各種期刊評選中所獲榮譽眾多,令業界刮目相看。

            今年,這份幾乎與新中國同齡的學術刊物——《史學月刊》迎來瞭它的65歲生日。經過65年的洗禮與積淀,這份刊物愈加厚重與成熟,已成為國內史學研究的一方重鎮。

            厚基礎 高起點

            作為一份地方高校主辦的學術刊物,《史學月刊》能夠異軍突起,應該源於它深厚的學術基礎與高起點。

            我校歷史學科起步較早,創建於1923年的歷史系,是河南大學設立最早的院系之一。河南大學首任文科主任就是之後蜚聲學界的歷史學傢、哲學傢馮友蘭。這裡還匯聚瞭范文瀾、嵇文甫、蒙文通、高亨、薑亮夫、郭紹虞、姚從吾、蕭一山等一大批史學傢,在一代代學人的精心鑄造下,逐漸形成瞭中西交融、古今貫通,既重視知識創新、更強調歷史通識的學術傳統。濃厚的學術氛圍孕育出一代又一代史學人才,白壽彝、尹達、石璋如、韓儒林等歷史學傢、考古學傢就是他們中的傑出代表。也正是在這樣濃鬱的學術氛圍和深厚的歷史積淀中,《史學月刊》不斷汲取營養,逐漸成長壯大。

            1951年1月,為推動馬克思主義史學的發展,時任校長、著名歷史學傢嵇文甫,文教學院副院長郭曉棠和史地系主任黃元起,共同發起創辦瞭新中國最早的史學期刊之一《新史學通訊》,1957年更名為《史學月刊》。它的創辦進一步確立瞭馬火影353克思主義史學的萬道龍皇主導地位。

            改革開放後,隨著專職編輯隊伍的建立,《史學月蕾哈娜調侃杜蘭特刊》致力於打造一份為學術發展而服務的刊物,向名副其實的全國性學術刊物的目標邁出瞭堅實步伐,逐漸成為繁榮史學研究的一個重要陣地,由此進入瞭發展的快車道。

            進入新世紀以來,刊物秉持“詮釋歷史的求是精神”“追隨時代的求新精神”“培養新人的責任意識”“打造名牌的品牌意識”的辦刊理念,在專業學術期刊的道路上走得愈發穩重而紮實。

            在這種辦刊理念的指引下,刊物的學術水平與學界影響力均有明顯提升,將一份地方性刊物,提升為得到學術界所廣泛認可、有自己辦刊風格和特色的大型學術刊物,並取得瞭諸多成績和榮譽:

            2003年至2005年,連續兩次入選“國傢期刊獎百種重點期刊”;

            2010年,時任副主編郭常英獲評“第二屆中國出版政府獎•優秀出版人物(優秀編輯)”;

            2011年,入選教育部“名刊工程”建設期刊;

            2012年,入選首批“國傢社會科學基金資助期刊”;

            2014年,入選“全國高校社科名刊”;

            2015年,入選國傢新聞出版廣電總局第二屆“全國社科百強期刊”及“中國國際影響力優秀學術期刊”。

            引領學術發展 服務現實社會

            梁啟超語雲:“夫學術者,乃天下之公器。”而學術期刊,就是這公器的載體,承擔著引領學術發展、服務現實社會的責任。

            主編郭常英認為,學術期刊作為研究成果的集散地,將眾多分散的研究集聚一起,其影響會釀成風氣,形成趨勢,會在傳播的同時影響學術群體。所以,刊物在引導學術風氣、規范學術秩序、形成學術趨向等方面,具有義不容辭的責任。

            《史學月刊》開辟“專題筆談”等欄目,發表瞭一系列旨在強調理論思考的筆談文章,如“辛亥革命與中華民族共同體的演進”筆談、多組“20世紀中國社會轉型”筆談,涉及對史學研究多個領域的理論反思,引導學界對研究對象和研究現狀進行宏觀性、整體性的理論反思。

            從2000年第1期至2015年第12期,易烊千璽送過外賣《史學月刊》刊載專題筆談達64組、325篇,撰稿學者有268人。這些文章大部分被人大報刊復印資料全文復印,有的被《新華文摘》全文轉載,取得瞭良好的社會效果,也對之後的史學研究起到瞭一定的引領作用。

            歷史學研究和任何學科一樣,都有一個如何體現社會功能和發揮社會作用的問題。《史學月刊》在選題原則上,堅持貼近現實、服務於當代社會的學術取向。本著為現實人類活動提供歷史資鑒的原則和考量,在刊物的欄目設計、組稿和稿件的采集上,突出歷史學的現實感,在傳統欄目之外,不斷增設新欄目,如學者訪談錄、當代史傢研究、臺港澳研究等。

            與此同時,一些貼近現實、服務社會的文章也引起較大的社會反響,如馬敏的《寓樂於會:近代博覽會與大眾娛樂》,王笛的《成都茶館、袍哥與地方政治》等文章,受到學界和社會的廣泛關註。該系列文章的發表,既使史學研究發揮瞭強大的社會功能,也使《史學月刊》顯得更加富有生機和活力。

            發掘學術新人 培養青年才俊

            與國內幾個史學大刊相比,《史學月刊》的作者以青年學者居多,富有銳氣和朝氣,對於普通讀者具有親和力,這是其鮮明特色之一。

            從學術發展的規律來看,青年學人的成長,必有一個過程,他們之中不乏可堪造就之材,歷史學的前途與命運,就系在他們身上。《史學月刊》對此具有理性的認識,提出“以培養青年為目標的前瞻性戰略眼光”來要求自己,並踐行在辦刊實踐中。

            刊物始終追求“作者是第一上帝,讀者是第二上帝”的理念,通過作者去贏得讀者。慎重對待作者的每一篇來稿,尤其不歧視青年作者的稿件。年輕人發來的稿件中,隻要有可取之處,就盡可能幫助玉成。

            2011年,時任主編李振宏收到青年作者陳永霞的一篇稿件《民族主義與20世紀初年的“新史學”》,認為選題不錯,但需要修改的空間很大。於是在一個冬日的凌晨對該作者作出長篇回復,給出詳盡的修改意見,建議對論文重新進行構思安排,並列出瞭詳細提綱。作者回信接受瞭李振宏的修改意見並循此做瞭修改,這篇文章最終發表在《史學月刊》2012年第5 期。

            上海華東師大的青年學者李孝遷讀博期間,於2003年、2004年連續在《史學月刊》發表兩篇文章,後來又陸續發表瞭兩篇文章。這些都是以其稿件的質量為基礎,不摻雜任何其他因素。李孝遷在《史學月刊》發第一篇文章時26歲,刊物沒有因其年輕而不予重視,這給瞭年輕人的成長以極大的鼓舞和激勵。

            據統計,《史學月刊》作者中,年輕學者(45歲以下)的文章已經占到將近三分之二,是作者隊伍的主體,發表的在讀博士生論文接近發稿總量的兩成。也正是堅持扶持青年學人的方針,讓刊物受到廣大青年史學學者的歡迎。多年來,《史學月刊》的下載量和下載率總是在史學期刊中占據領先位置。

            組建專傢編輯隊伍 造就高端學術刊物

            河南大學這所百年老校豐厚的文化底蘊,造就瞭一方學人,形成瞭一種務實、執著、不奢華、不張揚的學術定力與堅守。《史學月刊》即是縮影之一。

            在《史學月刊》現有的幾位編輯中,除瞭近年來入職的兩位新人之外,其他人都在此工作超過10年,主編郭常英更是在此工作達30年之久。對於這份刊物,大傢懷有深深的眷戀之情。

            編輯們都是史學領域的專傢學者,學有專攻,學術功底深厚,學術視野廣闊,學術成果豐碩。其中有4位博士生導師、1位碩士生導師。近五年來,《史學月刊》編輯在A類期刊發表論文8篇,為學科建設做出瞭突出貢獻。深厚的專業學術素養,確保瞭編輯們對待來稿時非凡的甄別能力和學術眼光,這也在一定程度上為刊物的學術水平起到瞭保駕護航的作用。

            做學術期刊的編輯工作是一份苦差事。但是,和這份刊物結下的深厚情感以及對於讀者、作者的責任感,讓他們不敢有絲毫懈怠。資深編輯翁有為曾感嘆,“我們當編輯,做的是良心活,有所得必有所失。我們這一群人,都隻求一個無愧、無悔”。

            有所失也必有所得。經過幾代編者的辛苦付出,《史學月刊》除瞭取得的諸多成績和榮譽,在校對、版式設計等方面,也都形成瞭一套技術規范和自身特色,在學術界同行中,因為論文質量和編校精良而得到普遍贊譽。

            文章之盛事caoprom超碰公開國產 學術之大業

            學術期刊作為高校的學術平臺之一,對於凝聚高層次人才隊伍、產出高質量科研成果發揮著重要的作用。

            隨著《史學月刊》辦刊水平和影響力的不斷提升,它對於我校歷史學科師資隊伍建設、培養拔尖創新人才,提升科學研龍潭虎穴究水平,傳承創新優秀文化所起到的作用也日益明顯。

            2002年,刊物恢復為月刊,內容含量增大。如今的月刊,每期136頁、25萬字,全年發稿約300萬字。所刊載的論文以學術質量作為唯一標準,不拘泥於字數,很多在兩萬字以上,四五萬字的文章也不少見。

            2012年,在河南大學建校一百年之際,《史學月刊》編輯部在人員緊張、超負荷運轉的情況下,又創辦瞭《歷史與社會文摘》,摘編各類高校學報和人文社科類期刊中有關歷史學、社會學、文化人類學、考古、社會文化史等人文學科的最新學術成果,因其信息量大,權威性高,摘錄面廣,理論性強等優勢,很受讀者歡迎。目前該刊數據已被收入中南財經政法大學期刊信息檢索中心數據庫,進一步擴大瞭河南大學的學術影響力。

            2000年以來,《史學月刊》的國際化發展也日益顯著,現已發表港臺地區和9個國傢的共計54位著名學者的論文。一些歐美國傢和日本的史學類有關索引定期摘錄該刊目錄。眾多國外知名史學學者也正是因為這份學術名刊而瞭解瞭百年河大。

            在國內史學界,《史學月刊》更是河南大學的一張名片,其帶來的影響已成為母校的“無形資產”。今年3月,眾多在中國史學界久負盛名的專傢學者專程趕來開封參加創刊65周年座談會,便是他們對《史學月刊》工作與情感上的雙重認可。

            中國近代史研究專傢、華中師范大學黨委書記馬敏在座談會上回憶起他與《史學月刊》的故事。他的學術論文處女作《中國第一部商法》就發表在《史學月刊》,因此長懷感激之情。他用華中師范大學的校花——桂花來比喻這份刊物:“花瓣雖小,顏色也不若牡丹、玫瑰那般雍容富貴、鮮艷奪目,但卻暗香浮動,沁人心脾,經得長久,耐得寂寞,高貴而典雅。”

            史學理論與史學史資深研究專傢、北京師范大學歷史學院瞿林東教授也對這份刊物褒獎有加:“《史學月刊》以單薄的《新史學通訊》起步,如今已躋身於海內外知名歷史學專業期刊之列。刊物理論研究與實證研究並重,長篇大論與短篇小札兼容,不同學術觀點各騁其說,容量大,有朝氣,在同類學術刊物中顯示出自身的特色。”

            在創刊號《發刊詞》中,開拓者們說:“預祝本刊的成長與壯大,希望它在新史學研究方面成為一支生大王饒命力軍。”如今看來,開拓者們的祝願已變為現實。